十年秋天

其它・小编・2015-12-18

  • 01. 最後の一葉 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
    00:00/00:00
    最後の一葉

    最後の一葉

    Artist: 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

    Album: 『包帯クラブ』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

  • 02. 最后chestnut bakery
    00:00/00:00
    最后

    最后

    Artist: chestnut bakery

    Album: chestnut bakery

这段时间,我时常会回想起来两年前这个时候。九月的一号,还是二号。我路过北京,去看你。你买了新鲜的西兰花,放在小方厅的桌子上,慢慢地摘着朵。Ipod放着音乐,搁在边上。你跟着歌曲轻轻地哼着,我能感觉到,我的来到使你开心。

 

你租了个四合院的屋子,有着狭长的院子,院子里长了棵梧桐树,没人路过,也没人打扰。院墙边停靠着你从房东那里借来的废弃自行车,你把它修好了,就这样骑车上下班。

 

我坐在木头门槛前抽烟,把烟灰缸也摆在了身边。厨房在院子里,于是你像个小男孩一样端着菜从我身边跳跃着进出。

 

我还记得那个时候的阳光啊,从前方屋檐的瓦片上倾斜下,从梧桐树的缝隙遗落下,已经有了秋天的橙黄色。梧桐树落叶早,院子里已经有了层层枯叶了。天空真的非常蓝,非常蓝。你在做菜,小厨房飘出了油烟。

 

我把碗筷摆上桌,等你做好菜,就一起吃饭。吃饭的时候,一只白色的老猫悄悄踱着步子过来。

 

午后,我因为太困倦。你让我在卧室的大床上歇息一会儿,把卧室的门合上了。我躺在这样平整的大床上,蜷在床脚上,搭着你的亚麻毯子。卧室的窗户那么大,你没有装窗帘。阳光透过玻璃把整个房间都照得透亮,你的书桌上,电脑和几本编程书随意放着。

 

我看着窗户,顺着呼吸,眼睛就慢慢阖上了。你一直坐在方厅里等我醒来。

 

两点半,你推着自行车与我走出弄堂。然后我坐上后座,你带着我穿过更多的胡同和大街。我还编着麻花辫,你还碰巧穿着白色棉麻衬衫。在街口等红灯的时候,路过的人都看向我们,一定是没见过现在还有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女孩,一定是没见过穿白衬衫的男孩骑着这样破旧的老自行车带着女孩。

 

你最初骑得有些卖力,你的衬衫被风吹着鼓了起来,耳朵也因为用力而充血。我都看在眼里,应该也是偷偷红了脸。

 

你带我去了地坛,我们走了很久,还开着傻乎乎的代步车饶了一圈又一圈。在回去的路上,你指给我看工作的大楼。后来有次,你给我说,为什么要早早从学校出来,到北京工作。因为你要准备好在这里扎根,要安排好自己的生活,以便迎接我。

 

我们还是没有在一起过,虽然认识了十年,好了十年。认识七年的时候,你说,七年算什么,还会有更多的十年,二十年,看到你变老的样子。

 

我还记得高中放学回家的路上,我碰见你,就站在路上与你说了很久的话。我还记得,你一直是一个傻乎乎的爱笑的男孩。

 

你会故意搭车上我的火车,来见我,只为与我相谈一个半小时。你说,想见的人,还是随时能见的。

 

你来哈尔滨看我。我们走了很多路,带你看俄式的老建筑,带你去城市老区,陪你坐在阴影里说话,陪你喝酒,送你去宾馆。你陪我淘了张CD,然后我送给了当时的男朋友。

 

那个失恋的夏天,你一直陪着我,与我聊天鼓励我。我知道你一直在等我,可我最终还是辜负了你。你说,让我在外面跑,让我去认识男人,最终才会知道什么是想要的。

 

而你最终明白了,你自己的孤独随着年岁增长,越来越扛不住。你一个人去旅行,骑行去额济纳,去海南,去云南。你说在看到泸沽湖的时候,突然想有了家和妻儿。

 

你是一个有了想法就会即时实现的男人。于是你会在这个秋天结婚。你的妻子,你们恋爱了不到半年,你的孩子,怀胎两个月。

 

我们在微信上联系。你很幸福的样子,是那种没得到过幸福的人最终得到了的样子。

 

我会去参加你的婚礼,甚至为此改了休假的时间,这个婚礼,必须会参加的呀。

 

于是,我现在在回南方的路上,火车路过大片大片的平原。秋天的田园,玉米田都要把小房子掩埋了。向日葵一丛丛种植在田埂上,璀璨金黄。田野上没有人烟,只有风,风的形态,是整齐的麦浪。

 

这个景象,就像那么多年前,我看到过的一样。也和那个秋天你来找我的路上,看到的一样。

文章作者

慢品
慢品

每一种青春都是独特的,总有一个地方,装着青春的你一直不肯老去。

评论·0

同步到